•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紅色文化遺產的“三進入”研究

2022-04-19 點擊:

 ——以大別山地區紅色文化遺產為例

彭淑淑
(華中師范大學,湖北武漢  430079)
 
摘要:紅色文化遺產蘊涵著無限充盈而鮮活的歷史記憶和傳承基因,是中華兒女的精神財富。新的時代,血雨腥風的崢嶸歲月雖然遠去,但精神的家園和血脈仍需賡續;更何況在流行文化、娛樂精神、顏色革命等等的沖擊之下,紅色基因的傳承岌岌可危。該文以大別山地區紅色文化遺產為例,發揮地處革命老區腹地的區域優勢,力圖突破以往紅色基因傳承的思維惰性和“三進入”工作的常規及研究的薄弱,努力在理論深化、長效機制等方面尋求突破。
關鍵詞:“三進入”;紅色文化遺產;大別山;傳承;思想政治教育
中圖分類號: D64;G127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1)01(b)-0195-04
 

Research on "Three Entry" of Red Cultural Heritage

——Taking the Red Cultural Heritage of Dabie Mountain as an Example

PENG Shushu
(Central China Normal University, Wuhan  Hubei, 430079, China)
 
Abstract: The red cultural heritage contains infinite and vivid historical memory and inheritance genes. It is the spiritual wealth of the Chinese people. In the new era, although the bloody eventful years are far away, the spiritual home and blood still need to continue; Moreover, under the impact of popular culture, entertainment spirit, color revolution and so on, the inheritance of red gene is in jeopardy.Taking the red cultural heritage in Dabie Mountain Area as an example, this paper gives full play to the regional advantages located in the hinterland of the old revolutionary base area, tries to break through the thinking inertia of red gene inheritance in the past, the routine and research weakness of "three entry" work, and tries to seek a breakthrough in theoretical deepening and long-term mechanism.
 
Key words: “Three entry”; Red cultural heritage; Ta-pieh Mountains; Inheritance;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education
 

1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理論內涵

      長期以來,學界對紅色文化、紅色文化遺產的界定見仁見智。綜合各方面觀點,本文認為,紅色文化遺產是指從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到1949年建立新中國這段時期內,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在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的斗爭實踐中創造和沉淀下來的革命文化[1]。
      要全面地、開放地理解紅色文化遺產,重點在于準確把握三個關鍵詞。紅色文化遺產的核心是“紅”,她是中國共產黨斗爭實踐的體現,是革命的文化;文化創造主體是中國共產黨及其帶領的中國人民,沒有馬列主義,沒有中國共產黨,就沒有紅色文化[2]。黃花崗烈士遺存是英烈文化,但不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因而不在紅色文化之列,F當代的英烈文化在建國之后,也不在本文所指之列。紅色文化遺產是“大文化”。涵蓋了物質、制度(行為)和精神的層面。物質形態上,主要是物品、場所、建筑等遺存。精神形態上,主要指物質遺存所承載的精神文化,如長征精神、延安精神、井岡山精神等。制度層面上,如,“三大紀律八項注意”等[3]。何謂“遺產”呢?紅色文化遺產是經過時間的洗禮和歷史的沉淀后,成為文化的一部分。比如說,雷鋒精神,其“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內核與我黨我軍光榮傳統一脈相承,它是光榮傳統紅色基因在新的歷史時空條件下的新的建構,不能算作遺產。紅色文化遺產的內涵是開放性的,其外延可上溯到舊民主主義革命,亦可下延至社會主義改造和建設時期,主要理由如下:
      其一,中國共產黨成立至今,紅色文化遺產所蘊含的精神與思想在中國社會主義任何發展階段都具有重要引導作用。其二,紅色文化遺產伴隨著黨的思想體系不斷完善,不斷更新。紅色文化遺產的核心是革命文化,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的源泉之一,是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產物,因而具有與時俱進的品質。
     “三進入”指在新時代的歷史方位的推動下,黨的理論創新成果進教材、進課堂、進頭腦。“三進入”與思想政治教育關系緊密,彰顯了思想政治教育“主陣地”“主渠道”的功能和意義。界定了紅色文化遺產的概念,明確了“三進入”工作的定義和由來,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涵義就清晰了:“進教材”指紅色文化遺產圍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大框架,作為內容直接加入當前思想政治理論課課程體系;也可以在思想政治理論課的大框架下,編排形式豐富的教材。紅色文化遺產進了教材,不等于進了課堂。呆板生硬、照本宣科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進了課堂,“進教材”強調和追求的是貼近時代、鮮活生動的課堂教學[4]。紅色文化遺產進頭腦即將紅色因子根植于學生的思想,升華為觀念和信仰,最終落實于學生的行為。各環節有各自獨特價值。進教材是基礎,是進課堂進頭腦存在和發展的重要保證,進課堂是統帥,指導和促進進教材、進頭腦的發展。進頭腦是最終目標,進課堂和進教材都是為了紅色遺產進頭腦,三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2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意義

2.1 思想政治教育的應有之義

     毛澤東指出:“一定的文化(當作觀念形態的文化)是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的反映,又影響和作用于一定社會的政治和經濟[5]。講好紅色文化的故事、傳承紅色基因,能夠塑造人們的政治思想道德素質,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體現紅色文化遺產對人才培養的目標價值。傳承紅色基因、傳播紅色文化,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應有之義,而紅色文化遺產的“三進入”正是踐行這一目標的重要形式和途徑。高校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是中國共產黨理論的傳播主渠道,思想政治課是傳播黨理論的主陣地,做好紅色文化遺產的“三進入”是思想政治理論課教學改革的迫切需要[6]。

2.2 占領主陣地、弘揚主旋律、增加正能量的主動作為

     中國共產黨誕辰百年之際,亟待贅續紅色血脈,而紅色文化遺產的“三進入”正是我們占領主陣地、弘揚主旋律、增加正能量的主動應對和積極選擇,其現實意義突出。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對我們共產黨人來說,中國革命歷史是最好的營養劑[7]。”對社會實踐主體而言,紅色文化遺產所承載的革命信念,是中國共產黨發展壯大的重要精神支持,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傳承紅色基因,用黨的科學理論鼓舞人、武裝人、塑造人,具有精神樹人價值。

2.3 應對文化挑戰、消除文化沖突、確保文化安全的積極應對

     紅色血脈的灌注面臨多方面的沖擊和挑戰,在當今流行文化、娛樂精神、顏色革命等等的沖擊之下,紅旗的顏色暗淡、主席的形象蒙羞、烈士的墳冢坍塌、英雄的傳奇湮沒。思想輿論呼叫主陣地,社會文化亟須“定海的神針”。宣傳黨的奮斗歷史和輝煌成就,需要講好紅色故事,強化紅色教育,同時保護紅色文化遺產,以凝聚實現中國夢的磅礴力量。
 

3 紅色文化遺產的“三進入現狀分析——以大別山地區為例

3.1 紅色文化遺產的危機之一——碎片化

     我國的紅色文化遺產數量眾多,規模宏大、分布離散,目前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紅色文化遺產有130余處。但這些紅色文化遺產現狀堪憂,主要表現在以下方面:
    首先,紅色文化遺產面臨散失、湮沒的危險。在城市化建設、新農村建設、紅色旅游開發過程中,許多紅色文化遺產遭到了破壞、遺棄、甚至消亡。如,李先念五師野戰醫院舊址、“七七報社”所在地,因影視拍攝而滿目蒼夷。其次,真實性是紅色文化遺產開發利用的核心。然而,在開發利用的過程中,紅色文化遺產的背景、功能、形式等失去“原真性”。近些年來,有關紅色文化遺產相關資料的真實性問題層出不窮,如,部分紅色影視作品歪曲、抹黑紅色文化遺產。 

3.2 紅色文化遺產的危機之二——變異化

    流行文化以其通俗易懂、感官享受、緊跟時尚潮流的特征,被社會上絕大多數的受眾所接受,而紅色文化遺產等傳統文化卻日漸式微。娛樂精神沖擊著青少年的價值取向,道德意識弱化、政治觀念淡化等現象嚴重阻礙了紅色文化遺產的注入。顏色革命打著爭取“民主、自由、人權”的借口,制造輿論,否定我國歷史、傳統文化和我國的領袖和英雄。

3.3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難度

     主要原因:紅色文化遺產的普查之“難”、編撰之“難”、紅色文化的建構之難。首先,紅色文化遺產舊址多偏遠,交通不便,造成對紅色文化遺產的普查、征集工作難度提升。其次,紅色文化,劃分為物質及非物質層面。革命理論方針、政策、精神信仰以及道德等,這些非物質的精神如何融入教材是一個難題。再者,紅色文化遺產伴隨著中國共產黨從革命、建設、各發展階段,是進行時,而不是完成時。最后,紅色文化的建構困難。我國紅色文化載體廣泛,但是大部分遺址、遺跡等在史料闡述與宣傳層面未達到文化建構的高度。
 

4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基本范式——以大別山地區為例

4.1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基礎工作

     首先,紅色文化遺產的田野調查。田野調查工作的理想狀態是調查者在被調查地居住兩年以上,并精通被調查者的語言,進而有利于對被調查者文化的深入研究和解釋。因此不僅要咨詢紅色文化遺產的相關專家,更要深入革命遺址、革命老區、歷史名村等,實地探訪革命基地,核實革命烈士事跡,現場采訪革命烈士后人,擴大統計范圍,才能更精準地盤查紅色文化遺產。大別山紅色文化遺產是紅色資源的重要組成,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大別山地區人民進行革命斗爭、開展革命活動過程中,形成的革命遺址、遺物、文獻等紅色物質文化遺產,以及包括革命精神、革命故事,革命歌曲等紅色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統稱[8]。其次,紅色文化遺產的基因編組。即“三觀”——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教育因子的提煉和歸類。大別山紅色文化遺產的核心是革命精神,其因子就是“三觀”要素,通過基因編組把其內核武裝為理論與思想的一部分。

4.2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核心工作

     “三進入”的核心即系統進教材、生動進課堂。只有把握進教材這一先決條件,才能確保進課堂的教學實施,進而實現進頭腦的根本目標。要做到系統進教材、生動進課堂主要有二種方式:其一,紅色文化遺產有關內容作為一種課程背景、史料、佐證或案例,插入到現有的相關課程;其二,是將有關內容制作成專題,作為知識點或章節內容進入相關課程,編輯紅色文化專題系列拓展內容。如設想《大別山紅色文化讀本》內容體系,可以考慮兩種編寫方式:人物紀傳體、紀事本末體。其一,按照人物紀傳體形式來撰寫《大別山紅色文化讀本》,它的功能在于紀念紅色文化革命歷史上曾做出卓越貢獻的人物。如,朱德、彭德懷、劉伯承、賀龍等。其二,按照紀事本末體形式編制《大別山紅色文化讀本》,即以紅色文化歷史事件為主編寫史書體例。要做到生動進課堂,紅色文化遺產可以對接當前思想政治理論課課程體系,從橫向上可以與歷史學、文學、旅游地理等學科相互借鑒、避免在內容上簡單重復;從縱向來看,在大中小一體化背景下,可與其他學段銜接,或是單獨開設一門課程。如,紅色文化系列選修課程——《十大大元帥評傳》《革命偉人生平與思想》《大別山紅色文化歌曲經典欣賞》等。

4.3 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系統工程

     把“三進入”的進教材作為服務進課堂的鋪墊,只有紅色文化遺產進教材才能確保紅色文化遺產進課堂,進教材、進課堂是踐行紅色文化遺產進頭腦的途徑,我們應該認識到三者的系統性在紅色文化遺產的繼承發展過程中的重要意義。
     首先,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統籌。即把課上講授與課下活動、校內與校外、線上與線下結合起來,把紅色文化遺產的精神滲透到每位學生的學習和生活中。其一,統籌課上課下。課堂上,政治教員是關鍵。只有政治教員認同并信奉紅色文化遺產的價值,才能高效地駕馭課堂。因此要提高政治教員及學生對紅色文化遺產價值的認同和信奉,把思想高度、理論深度和情感溫度有機統一起來。課上要注重寓教于行動的教育形式,如可借助影視、講座、網站等形式。堅持把考評教員和考核學員結合起來,學員學習態度和實踐轉化成果與政治課教員教學效果是考核評價的重要依據。其二,統籌校內校外。校內以課堂為主陣地,校外開發活動課程。如組織參觀董必武、陳潭秋、包惠僧等中共一大代表留下的會館等黨組織活動的歷史遺跡。學生們自主組織紅色文化遺產宣講團、開展以紅色文化遺產經典為主題的演講、歌詠比賽。以社區為面,擴大紅色文化遺產的傳播范圍,增強人們對紅色文化遺產的參與意識。其三,統籌線上線下。線上,結合時代特征把紅色文化遺產的宣傳教育與網絡媒體相結合,打造以紅色文化遺產為主題的網站、微信公眾號、微博等一系列富有號召力、影響力的紅色文化遺產媒體平臺,定時發布更新紅色文化資源相關內容,充分利用自媒體的優勢,開展紅色文化遺產的宣傳教育。線下,舉辦紅色文化遺產校園文化節,進行紅色文化遺產作品的自主創作和傳播,如傳授紅色文化歌曲,紅色文化遺產繪畫展覽,紅色文化遺產保護微電影等。
     其次,紅色文化的構建。對人的全面發展和社會進步而言,紅色文化具有先進文化的建構價值。從紅色文化資源到先進文化能動作用的實現,還需要有一個建構的橋梁。建構包括二個方面:文化傳播和文化認同。文化傳播是文化在空間(本土和外埠)的擴張和時間(古與今)上的承續,是文化由物質層面到制度層面,再到精神內核的方式、方法、途經和限度等。文化認同往往是群體性的認同過程,體現為高度的凝聚力和感召力[9]。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是構建紅色文化的基礎工作。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對紅色文化的構建具有重要意義,具體體現在: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是進行紅色文化教育的主陣地。“三進入”有直觀形象的教育和感染作用。它以思想政治教育為主陣地,有目的、有計劃、系統地發揮紅色文化的價值,是其他教育手段所無法替代的。主要構建思路:首先,教員講與學員學的互動是高校推進紅色文化遺產“三進入”的趨勢。紅色文化認同的構建,不是單向的,而應該是多元主體的,人人都應主動成為紅色文化遺產的傳播者。其次,創建紅色文化遺產校園環境。       除了傳統的觀看經典紅色影視外,學校應該充分利用本地資源,通過定期組織學生參觀學習黃麻起義和鄂豫皖蘇區紀念園等革命歷史紀念館等形式,掀起一陣積極開展紅色文化遺產活動的浪潮。再者,充分利用網絡平臺。“過河靠撐船、革命靠宣傳”,推進紅色文化遺產走心入腦,必須營造濃厚氛圍、形成強大聲勢,讓其中蘊含的一系列重大思想、重要觀點走出廣播電視、進入網絡媒體[10]。通過網絡平臺如學習公社、學習強國等來優化傳播的效果,拓寬交流渠道,在全網灌注血脈。同時,做好網絡輿論陣地的監督管理工作,營造好的紅色文化氛圍,牢牢占領網絡輿論陣地。
 

5 結語

     紅色遺產“三進入”工作作為凝神聚氣、鑄魂育人的偉大工程,對于紅色基因的傳承和紅色遺產的構建,無疑具有重大的現實價值和歷史意義。對于廣大青年學生而言,系統進教材、生動進課堂、扎實進頭腦,是紅色遺產“三進入”的必由之路,指導著新時代大學生成長成才。推進新思想的“三進入”是提高人才培養質量,進行思想政治課教學改革的戰略新舉措,也是新時代賦予高校思想政治課教師的光榮任務。
 

參考文獻

[1] 王婕,王晨陽.紅色文化遺產的保護與開發研究分析[J].世紀橋,2018(11):60-61.
[2] 吳文清,周禹.淺談紅色文化的產生及概念界定[J].山西高等學校社會科學學報,2016,28(05):106-108.
[3] 胡楊.高校紅色文化資源育人研究[D].貴陽:貴州師范大學,2021.
[4] 黃嘉.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融入“自然辯證法概論”課程教學的思考[J].科教文匯(上旬刊),2018(11):36-38,43.
[5] 毛澤東 著.毛澤東選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6] 李東坡,郭佳琪.紅色文化基因融入思想政治教育意蘊[J].毛澤東思想研究,2019,36(05):138-146.
[7] 辛聲.在學史知史中捍衛歷史[J].新湘評論,2020(19):64.
[8] 宋夢青,王逸凡.淺談紅色文化遺產建檔工作[J].浙江檔案,2016(08):62.
[9] 魏明,林明臻,龔耘.文化與文化軟實力[J].社會主義研究,2011(02):142-145.
[10] 喻文兵.推進十九大精神“三進入”走深走實[N].解放軍報,2017-12-12(011).


作者簡介:彭淑淑(1998.1-),女,湖北十堰人,碩士在讀,研究方向:學科教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极品 精品 日韩 欧美 在线,欧美在线亚洲综合国产人,久久久国产99久久国产久一,无码专区亚洲片手机版